3日数名极端激进「口罩党」在天星码头降下海港城外的国旗-利比亚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台湾联合新闻网首页>>港澳台新闻>>正文

口罩AI-3日数名极端激进「口罩党」在天星码头降下海港城外的国旗

国内首款人造肉饼

圖:極端激進分子於尖沙咀扯下國旗扔入海

步態識別互聯系統可在目標人物將臉遮住的情況下通過走路姿態辨認出來。

無日無之的反修例激進暴力衝擊,暴徒都黑布蒙面,因為他們明知違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以逃避日後被追究刑責。但是否暴徒蒙面,警方就無計可施呢?IT老友說:「絕對不是。一般的人臉辨識基於眼睛、鼻、嘴三大特徵,再先進一點的,可以通過臉部輪廓和側臉的耳朵形狀來分辨。例如人的兩邊眉毛以下至上顎間的特定三角區內,器官的大小、位置、比例,具有唯一性和不變性,完全能夠進行身份識別。這些部位,哪怕暴徒蒙面都不能完全遮擋,露出這部分就能夠分辨。如果再建立一個人臉數據庫,AI就可以自動在數據庫對比出相同特徵的資料,從而找出某人的身份。最新的技術,通過AI演算法,分析個人的動作步姿,可以進一步提高身份辨識的準確度。」

現時暴徒人數多,還到處打游擊,的確增加了警方拘捕的難度。老友認為,警方可以在事後多用大數據來鎖定暴徒身份:「每個人在日常生活留下很多數據痕跡,例如出入境數據、交通、銀行記錄等。例如有人犯事後走佬去台灣,政府只要通過『6月下旬起離港赴台未歸』、『20歲至30歲』、『男性』等幾個關鍵要素,大致就可鎖定80%以上逃亡台灣的暴徒。」

老友認真地話:「所以,丟國旗的暴徒,不要以為好得戚,以為蒙面就無人認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內地AI和大數據的技術已經很先進,可以助本港警方一臂之力,要捉到侮辱國旗的狂徒,並非太難的事。」

「大數據和AI人臉識別的確可以輔助治安管理和政府管治,如今香港的法治安定正面臨嚴峻挑戰,政府管治經歷重大考驗,有人夠膽將國旗丟落海,是明目張膽挑戰政府和警方,完全不把法治放在眼裡。如果政府連國家尊嚴都捍衛不了,談何管治。這個時候,政府完全可以大膽積極採用新技術,提升警方執法的效率,增加對暴徒違法的阻嚇力,絕對是平息暴力、恢復法治的最有效方法之一。市民肯定樂見其成。」老友話。

3日下午在天星碼頭,有「口罩黨」降下海港城外的國旗,並將其丟入海中。

3日數名極端激進「口罩黨」在天星碼頭降下海港城外的國旗,並將其丟入海中,期間發出嬉笑聲又在旗桿底座噴上黑色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標語,李自明署名的文章《人臉識別技術如照妖鏡 「口罩黨」走唔甩》,指出,現在人臉識別技術已經十分成熟,通過人的特定部位輪廓已經足以辨認,完全可以通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確認丟國旗落海的狂徒和其他暴徒。

8月4日晚,於香港銅鑼灣一帶集結的暴力示威者,繼續大規模堵路,肆意破壞,目無法紀。警方多次警告示威者停止違法行為無效,因應現場情況,防暴警察於軒尼詩道與波斯富街交界施放催淚煙,使用最低武力驅散示威者。 圖片來源:香港中通社

責任編輯:劉雲

三日之內,尖沙咀海港城五支旗杆的國旗,兩次被大膽無恥的暴徒拋入海中,全港市民以及內地14億同胞怒不可遏。現時暴徒打游擊戰,不少「口罩黨」犯事之後,跑到台灣等地,以為消失一段時間,「風頭」過後就可以避過警方追緝。自明就此請教過一位IT老友,問他口罩蒙面有沒有咁大掩飾效果,他笑說:「其實現在人臉識別技術已經十分成熟,通過人的特定部位輪廓已經足以辨認,完全可以通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確認丟國旗落海的狂徒和其他暴徒。放心啦,有新科技的『照妖鏡』,他們走唔甩的,歸案只是時間問題。」

8月3日,團體「香港政研會」下午3時在維多利亞公園草地舉行「希望明天」反暴力音樂會,表達對警隊的支持。圖為現場聚集大批民眾,手持「和平是出路」等標語,隨處可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迎風飄揚。 圖片來源:中新社

今日关键词:众泰汽车报案